精彩小说

112.绝不耽搁

小凡之光 Ctrl+D 收藏本站

????“那,我是郑多春的菜了,谁是你是菜呀?”耿二彪居然还有闲心问及这个问题。

????“我的菜你就甭管了,早就有谱了……”荷兰猪居然这样回答说。

????“谁呀,谁有这么好的福气呀?”

????“这个暂时保密吧,省得再让郑多春那么好的女人给抢去了,走吧,这就跟我到郑多春家去把话挑明了说吧……”

????荷兰猪本来就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平时就爱撮合人家的好事,本来今天到郑多春家去,想让她帮自己介绍配种站的大闸蟹呢,却话赶话把耿二彪给赶出来了,尤其是正说啃劲儿的时候,耿二彪本人还冒出来接话,结果,就一个岔子打成了这个局面燔。

????假如把耿二彪给领进家里,将他的物件给吞下去,他没不挣扎也不反对,那索性就真将他当成自己的菜了,可是这个家伙还真是一心都在郑多春的身上,下边正好受呢,上边却十分肯定地承认了他真是郑多春的菜……

????唉,都说成人之美胜造七级浮屠,既然不是自己的菜,再香再好吃,也不得不吐出来留给属于它的人了—好在事先自己就没想要耿二彪这盘菜,就知道他早就“名菜有主”了,就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和情况,只配跟大闸蟹那样的男人搭伙婚配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失落的,赶紧押着耿二彪就回到了郑多春的家里窠。

????只是距离郑多春家里不远的时候,竟看见杨二正和于美琳俩人,一身长衣长裤还背了背包花篓,拿了镰刀铲子穿了农田鞋的打扮,迎面走来。耿二彪忍不住上前问道:“你俩这是干啥去呀?”

????“我爸说他想起多年前能治疗他病的一个验方,药店里抓来的药都是人工种的,可能药力不足没有效果,所以,就派我和二正哥一起到山里去采挖……”于美琳一脸兴奋地抢先回答说。

????“你俩小毛孩子进山行吗?”耿二彪一下子就像大人一样担心起来。

????“我有二正哥呢,就什么都不怕了……”于美琳还是那么喜气洋洋地回答着。

????“要不要我陪你们一起去呀……”耿二彪居然不知道此时此刻,身后还有荷兰猪押赴他要是说明更重要的人生大事,居然就要中途跟杨二正和于美琳到山里去挖草药。

????“不用了,我们也不走远,就到附近的山里转悠转悠,当天去,当天就回来……”杨二正这才说了第一句话。

????“哎呀,人家俩孩子都长大成人了,不用你再那么小瞧他们了,还是多为你自己的终生大事操操心吧……”荷兰猪说着,再次一手抱孩子,一手牵引着耿二彪,告别了杨二正和于美琳,朝郑多春的家里走去。

????只是耿二彪在杨二正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无意间流露出的一个眼神,让他的心里咯瞪一下子—莫非杨二正己经得知了祥云石的出处,生怕外人知道了,就以采药为名,撇下我耿二彪,单独跟表妹于美琳一起进山去采集了?

????尽管这个念头一闪即逝,被荷兰猪的拉扯给打断了,但耿二彪还是一步三回头地看着杨二正和于美琳向山里进发的背影,产生了强烈的好奇甚至狐疑……

????只是距离郑多春的家门已近,并且被荷兰猪给拽得难以脱身,耿二彪才不得已地跟随她,再次面对郑多春关于“谁是谁的菜”的问题了。

????“我说啥来着,男人就是这样的动物,你不逼他,他才不会说实话呢—这不,刚才他还硬着头皮说他自己不知道是谁的菜呢,结果,我强拉他到了家里,还没等咋地呢,就乖乖地承认自己是谁的菜了。

????站在大门口,好像刚刚送走进山的两个孩子,还没缓过神来的样子,就这样直接说道。”荷兰猪一看郑多春就

????“他承认……到底是谁的菜呀?”郑多春还真是刚刚缓过神来。

????“还能是谁的菜,除了你郑多春,他还配是谁的菜……”

????“他是亲口说的?”郑多春连看都不看耿二彪一眼,就只顾自己往院子里走。

????“是啊,当然是亲口说的呀……”荷兰猪马上就跟了进来。还递眼色,让紧随其后的耿二彪也赶紧进来,意思是,既然你承认是人家的菜,你倒是主动点儿呀,这可是难得的大好机会呀!

????“亲口说的,我咋没听见呢?”郑多春竟然直接走进了杨二正睡觉的东屋,旁若无人地收拾起屋里的卫生了。

????“所以呀,我才把大活人又给你带回来了,就是想让他当你的面儿,说说他到底是谁的菜……”荷兰猪的热情一点儿没减。好像一旦撮合成郑多春和耿二彪的好事,就算答谢了这之前她欠了郑多春的所有人.清一样。

????“那他都见到我了,咋总是你说,没听他说一个字儿呢?”小姨郑多春还是埋头只顾收拾卫生,但嘴里却还是这样挑着耿二彪的理。

????“听见了吧,赶紧说话呀,你咋突然变成哑巴了呢,快说你到底是谁的菜呀!”急得荷兰猪,腾不出手来,居然用脚a了耿二彪一脚,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我……我……我对天发誓,我耿二彪,这辈子,一直到死……”

????“哎呀我的老天爷呀,你的嘴咋笨得像棉裤腰呢!直接说你是不是郑多春的菜不就行了吗—哎呀,真是急死我了!”荷兰猪居然急得像火上房了一样。

????“好了朱主任,可能他的心里根本就不想做我的菜,你非逼他说出口干嘛呀,大家都忙呢,赶紧都去忙自己的事儿去吧……”郑多春好像对耿二彪的表现十分失望的样子,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哎呀耿二彪,你咋笨死了呢,咋还不赶紧说话呢!”荷兰猪又踢了耿二彪一脚。

????“我耿二彪就是郑多春的菜,一辈子的菜!不是其他任何人菜,今生今世,就是她一个人的菜,就是她想怎么吃就怎么吃的菜,想不吃就不吃的菜,想留着就放进自己肚子里的菜,想扔了就可以直接倒掉的菜……”耿二彪像一下子开闸放水一样,将自己的心里话都给说了出来……

????“我说咋样,他的的确确是你郑多春的菜吧……”荷兰猪这才算大功告成一样松了一口气。

????“那好啊,既然是我的菜,就留在我家里,让我慢慢品尝吧,朱主任就别在边看着我,让我不好意思吃我的菜了……”郑多春突然转变了态度,居然这样给荷兰猪下了逐客令。

????“阿哈,是啊是啊,既然你的菜到了你的手里,就该马上尝尝可不可口,对不对味儿了,我在这里却是多余挡害了哈——我这就回家去了,这就回去找我自己的菜去了—祝你们胃口好,吃好喝好哈……”

????荷兰猪十分知趣,觉得果真促成了郑多春和耿二彪的好事,好像比她自己找到了属于她的菜还兴高采烈呢!赶紧抱着她的孩子,快速离开了郑多春的家,竟然借着那股子异常的兴奋劲儿,直奔村西头的配种站而去,去找属于她的菜——大闸蟹去鸟……

????屋里只剩下小姨郑多春和耿二彪的时候,郑多春居然第一句就问:“说吧,荷兰猪是咋逼你承认说是我的菜的……”大概凭借女人的敏感,郑多春感觉到,荷兰猪一定使用了非常手段。

????“没咋逼我,就是直接问我,愿不愿意娶她这个寡妇为妻。我听了就说,我的心里早就有人儿了。她就问我是谁,我就说你又不是看不出来。她就逼我一定说出具体是谁。我就说是你郑多春——全部经过就这么简单……”耿二彪当然要将那重要的环节给忽略剪裁,省得披露出来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不是吧,荷兰猪那样的女人,我最了解了,哪能用那么简单的方法来逼迫你,而你,咋会被那么简单的方法一逼就说了实话呢?”郑多春还是相信自己的知觉。

????“她真的……没用什么……特殊的办法来逼我……”耿二彪真的有点做贼心虚的样子了。

????“你敢对天发誓?”郑多春逼了一句。

????“真的只用那样的话,就把我的心里话给逼出来了……”耿二彪硬着头皮,还是咬牙坚持,没把当时的真实情况给披露出来。

????“干嘛还要让她领回家去,用那样的话逼你一下才说出心里话呀,为啥刚才不直接说出来呢!”郑多春今天拿定主意要挑耿二彪的理了。

????“我当时,看见你脸色难看,就没想让你当着荷兰猪的面儿下不来台,所以,才说了含糊不清的话——求你原谅我吧,我的心里只有你,我这辈子,真的只是你郑多春一个人的菜,谁想吃我都不行,只有你郑多春吃我我才心甘情愿……”耿二彪边说,边一步上前,将郑多春给紧紧抱住了……

????“哎呀,大白天的,你别这样,让孩子们看见……”郑多春赶紧使劲将他推开。

????“我刚才看见杨二正和于美琳出门到山里去采药了,家里不会有人看见咱们了……”耿二彪这样说着,二次将郑多春给紧紧搂住,甚至,一只手直接去触碰郑多春那feng挺的xiong脯了……

????“你真的看见俩孩子一起进山了?”郑多春却突然这样问道。

????“是啊,一身进山采药的装束打扮……”

????“那你就放心俩孩子到深山老林去采药?”

????“不放心呀……”耿二彪一下子被郑多春的话给问呆了。

????“不放心咋还跟荷兰猪回到这里,就为了说一句谁是谁的菜呢?”郑多春一下子又抓到了耿二彪的话柄。

????“我问他们俩了,要不要我陪他们一起去,可是杨二正和于美琳异口同声地回答说不用,我才……”耿二彪还试图解释。

????“他们说不用,你就不陪他们去呀!他们俩要是在山里遇到了什么麻烦,解决不了,你的心里就能安了吗郑多春居然这样质问耿二彪。

????“哎呀,都怪我,就应该坚决跟他们一起去才对呀!”耿二彪马上承认自己的错误。

????“现在也不迟呀……”郑多春的话居然掷地有声。

????“那我……这就去追他们了……”耿二彪好像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和试探。

????“那你还等啥呢,再追晚了,可能连他们的人影都看不见了……”郑多春真是笃定要这样说,这样做了……

????其实小姨郑多春之所以那么痛快地接受了荷兰猪逼迫耿二彪,说出的关于他是自己菜的说法,并且那么果断地将菏兰猪给下了逐客令,目的就是想尽快让耿二彪听从自己的吩咐,赶紧尾随两个年轻的孩子,愉偷地跟在他们后边加以保护,一旦出现什么难解的问题,也好帮他们解决,不至于再出什么危险,不至于再有什么闪失。

????尽管郑多春知道杨二正和于美琳进山采药只不过是个幌子,真实目的就是要到山里去寻找祥云石的发源地,而杨二正的小姨夫居然连郑多春和于美琳都没让知道具体位置,只告诉给了杨二正一个人,目的很明显,就是不想再让第三个人知道,这第三个人其实不是她郑多春,也不是于美琳,恰恰就是耿二彪。

????小姨郑多春明明知道这些,但还是在两难选择的时候,选择了安全第一—在她看来,让耿二彪知道了那个祥云石的发源地产生的后果,远比俩孩子出现任何危险导致的后果危害严重:一旦耿二彪发现了祥云石的发源地,顶多将来变成他的掘金地;但俩孩子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危险,是多少金银财宝呀换不回来的呀!都说舍财保命,现在必须舍出被耿二彪知道秘密的代价,才会确保俩孩子万无一失呀……

????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郑多春才背着自己的男人,也背着杨二正和于美琳,利用耿二彪对自己的痴心和对未来的期许,打发他踏上了尾随跟踪杨二正和于美琳的山路……

????而此刻的耿二彪,心里还真的结着一个大疙瘩—本来跟杨二正说好的,尽快找机会问他小姨夫,那些可以换钱的祥云石到底来自哪里,一旦问出来,就可以跟他快速寻找开发,快速让小姨郑多春富裕起来,这样的话,或许他与郑多春的关系也会迅谏升混,以便将现在形式上的“拉帮套”夺得亘有卖际内容了吧……

????可是不知道为啥,时间过了这么久了,杨二正居然还是没问出来祥云石到底出自何处。尽管这个期间,村里人都在为荷兰猪家出的变故忙前忙后忙里忙外的顾不了别的事儿,连续为她家忙活了三起出殡事务,杨二正也跟着跑前跑后的,但他咋就抽不出一点儿时间,询问一下子他小姨夫,祥云石的出处呢?是成心不问,还是问了小姨夫打死不说?还是问出了结果却秘而不宣?

????所以,刚才被荷兰猪押解回郑多春家在门口遇见杨二正和于美琳一副进山寻宝打扮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咯瞪一下子有了某种预感—八层是杨二正从他小姨夫的嘴里把祥云石的出处给问出来了,这是不打算让我知道,才要伙同于美琳这个自家人一起去探秘呀!而且想陪他们一起去,却被婉言谢绝了—就更令耿二彪产生了深度怀疑—一定是有猫腻,一定是有秘密!

????可是当时的情况下,被荷兰猪逼迫着,不得不跟随她,到郑多春面前去表明自己到底是谁的菜,还好,表明之后郑多春立即赶走了荷兰猪,而且出乎预料地在自己想要跟她亲热的时候,提及了杨二正和于美琳进山的安全问题居然那么急迫地要求自己尾随跟踪加以暗中保护—这就让耿二彪有点发惜……

????按说杨二正从他小姨夫的嘴里问出了秘密,打算对我这个“外人”保密的话,那郑多春为啥还执意让我去暗中跟随,以保护俩孩子的名义,可能获悉祥云石藏身的地点呢?是她有意的泄露,还是无意的安排?是她对自己比她男人还亲密,还是她对自己比杨二正还信赖?

????尽管有这么多的疑问,但耿二彪还是十分感激和钦佩郑多春这样的女人,跟村里其他女人真是不能相提并论,换个女人,早就被男女私情给弄得神魂颠倒,沉迷于男欢女爱中,不管世间任何事情了,可是她却出于母爱,抑或对自己的另一种特殊信赖,才委派自己充当了她的替身,立即出发,跟随俩个年轻人,到山里去采集所谓的药材……

????有了之前的怀疑,又有了郑多春的委派,耿二彪真是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决定立即出发,绝不耽搁,在完成郑多春交给自己的任务过程中,也将自己的疑问给揭开。

????只是远远地瞧见村长家的食杂店的时候,忽然想买几瓶矿泉水还有饼干方便面香肠什么的给带上,自己需要是一方面,俩孩子要是需要的话,也好及时派上用场啊……

????谁想到,刚刚进到吸风食杂店,就看见吸风马正在里边热得只穿了个吊带背心,里边连奶罩都没有,两个黑点儿都能若隐若现地看清轮廓,刚开口说:“给我来十瓶矿泉水,六个桶装方便面,六根火腿肠,还有……”

????“你这是要干嘛去呀……”吸风马一看耿二彪进来,就

????好像闷热的人见到了凉爽的秋风一样,为之一振。

????“想到山里转一圈,带些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哦,方便面够了,火腿肠也够了,就是矿泉水你要跟我到里间屋去拿……”吸风马边说,边将摆在外边随手可以拿到的货物拿出来,摆在了狭窄的柜台上,然后,转身就开了身后的一扇门,并且招呼耿二彪进去跟她拿矿泉水?

????结果,耿二彪刚刚进去,吸风马回手就将里间屋的门给关上,直接将耿二彪给扑倒在了一个只有两尺来宽的简易沙发上……

????“你可想死我了!”吸风马边说,边将耿二彪的裤子给扯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