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第十一节 灭亡-留守村长的艳福 亚博国际游戏个人中心 ,亚搏体育官网电脑客户端,yabo88app下载

留守村长的艳福

11.第十一节 灭亡

张侃侃2017-5-25 0:2:27Ctrl+D 收藏本站

????[第8章??灭亡]

????第11节??第十一节????灭亡

????第二天,王政委真的召开了全县公安人员职工大会,他在会上传达了县委县政委领导的所做的关于宋佳的几个决定,然后开诚布公的与全体职工特别是机关干部作了心灵交流,并且把最近发生的与县公安局有关的事情向全体职工作了传达。在会上,王政委希望各位知情者提供线索,以匿名或真名的方式向县里的领导包括向县公安局党委提供线索,特别是关于前任局长谭能之死、老汉之死的线索,也包括宋佳个人作风问题等提供线索。

????会议开了几个小时,但一直开得很沉闷,几乎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言语,一切似乎在向王政委暗示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王政委讲了一个多小时,但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效果,王政委有些失望。

????到了最后,他有些愤怒了。他站了起来,用手拼命的拍桌子,他用力的喊道;“我们要敢于对邪恶作斗争,难道你们忍心看到我们公安队伍的形象日益被毁灭,越来越被群们百姓不信任。如果你们还有一点正义感,还有一点良知,请你们站出来,我们需要证据。”

????王政委说得如此激动,但还是没有哪个人要站起来说话,他失望了,他环视了一下会场,黑压压的一片,好几百人的队伍,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低头脑袋,象是在悔过似的。难道这些人心中的正气全没有了?王政委不敢相信。他一个一个的在看,看着这些如僵尸般苍白的脸,他的心在滴血。他看了一下,突然他看见了一个人,一个熟悉的人,这个人自从宋佳当上局长后就被一直打压,她就赖小梅。在谭能当局长的时候,赖小梅也是副科级,是县纪委副书记。但谭能被抓起来后,赖小梅就被宋佳免职了。为此,她一直在家里呆着,几乎没有到公安局来上班。

????赖小梅也注视着王政委,她似乎有些激动,或许被王政委如此的言语所打动了,或许她隐藏着某些有用的证据。王政委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一丝亮光闪过,就如流星划过天际一样。凭着多年的公安经验,他知道赖小梅肯定有戏。或许,打开宋佳案的迷局就在于她了。

????散会后,王政委专门留下了赖小梅,他叫赖小梅到他办公室里坐一坐,但赖小梅拒绝了这个邀请。这让王政委多少有些失望,但是他毫无办法。

????会后,王政委向麻书记作了简要的汇报,他很失望的跟麻书记说:“这个世道真的变了,人心不古了。”

????“人间正道多沧桑。”麻书记安慰王政委道:“多留点心,特别是对那些被宋佳打击报复的职工身上多留点心,找找他们谈谈心,肯定会有所收获。”

????“我不知道他们在怕什么?”王政委说道:“现在宋佳已经倒下了,正义的力量取得了胜利,他们还有什么可怕的。”

????“他们就是不知道宋佳是否真的倒下了?”麻书记说:“有不少干部因为出了问题,虽然被革职了,但是过一段时间,又到别的地方去任职去了,所以,我们一定要让职工群众有信心,相信宋佳从此倒了,不会东山再起了。只有这样,他们才敢站出来说话。”

????王政委挂了电话。他点燃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轻轻的吐了出来,他看着那个烟圈,一个接着一个向上升腾,心里却恩考着宋佳的案子。

????监视宋佳已经有半个多月了,宋佳看起来似乎还很淡定,每日除了上街买菜外,几乎不出门的。只是偶尔有几个朋友去她家里串门,特别要提的是一个小年青,看起来年纪不大。他每天都是固定的时间去看望宋佳。只要他一到宋佳家里,宋佳就会到门口相迎,然后把窗帘拉起来。在外面监视的民警什么也看不见。因为宋佳的窗帘是完全不透光的。放置在宋佳家里的窃听器里传出沙沙的声音,象是水笼头在放水一样。但如果仔细听,还能听出有男女欢娱的动静,特别是宋佳那娇喘的呼息声,虽然被她所尽力控制,但仍然能听得出来。

????这个男人就是一直与宋佳保男女关系的木匠。这个小木匠当年被宋佳收为干儿子,所以一直有来往。两个情深意重,你侬我侬。

????王政委想这个小木匠说不定会知道什么秘密,于是叫专案组的民警控制这个小木匠。小木匠倒也冷静。他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他早就知道宋局长会有这么一天。不过,他并不后悔跟这个女人所发生的一切。

????民警问他关于宋佳的事情,小木匠就是闭口不说。他所坚持的就是他与宋佳的关系是清白的,是无辜的,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有一个民警看不惯小木匠的作派,讥笑他道:“我查了你的身份证,你也不过二十多岁,你知道那个娘们是多大年纪吗?”

????“知道,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小木匠答道:“这个世界上有大爷取小孙女,难道不允许姥姥取孙子的吗?”

????小木匠这么一说,把所有的人都逗乐了。民警们知道没办法从这个小木匠嘴里打听到什么。于是,只得把他给放了。

????一切都在徘徊不前,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什么进展也没有。

????就是王政委和专案组的同志们快要丧失信心的时候,到外省的专案组民警传来好消息,他们共抓获了犯罪嫌疑人七名,收缴宋佳共有一亿三千万人民币。听到这个消息,王政委心头的石块落了下来。他知道宋佳犯罪的事实是坐定了,至少是贪污受贿。要不,哪里会有这么多钱。

????王政委向麻书记汇报了这个案件进展。当他告诉麻书记收缴了宋佳这么多钱的时候,麻书记一时没有说话,然后说道:“我们县是穷县,宋佳为我们积累了这么多的钱,我们可以少收点税了。这些钱收缴国库后,我计划用它来修一修农村的村村通工程啊。正愁钱呢。”

????放下电话,王政委沉得还是应当去找赖小梅谈谈心。王政委并没有叫其它的人一同陪往,就连办公室主任他也没有喊,而是一个人去了。在路过一个水果店的时修书,王政委特地买了几十块钱水果。

????敲开赖小梅的房门后,赖小梅很是惊呀王政委的到来。

????她一边让王政委进屋,一边烧水沏茶,然后静静的站在旁边,什么也不说了。

????王政委坐了下来,他看了看这个小屋子,问道:“这么多年你一直一个人过?”

????“哦,不是。”赖小梅答道:“还有一个人?”

????“哦,是谁?”王政委问道:“难道你又结婚了?”

????“婚是不会再结了。”赖小梅叹了一口气说道:“心已经死了,人老珠也黄了。”

????‘那个人是谁?’王政委问道。

????“呵,我怕以后老了孤单,所以捡了一个小孩带着。”赖小梅答道。

????“哦,是不是谭能的小孩?”王政委问道。

????‘你怎么知道?’赖小梅有些诧异道。

????“呵呵,你别忘了,我也是几十年的老公安了。什么也瞒不住我的。”王政委点了一支烟,刚吸了一口就用脚踩灭了。

????“你为什么吸了一口就不吸了?”赖小梅问道。

????‘呵,我怕污染你们家的空气啊。’王政委笑了笑道:“其实我还知道你和宋佳的一点积怨。”说完,王政委定定的看着赖小梅。

????‘唉,这还不是因主谭能吗?’赖小梅说道:‘想当年,谭能就是好色。其实除了这一点,他人还是不错的,讲义气。’

????“我们今天不说谭能,就说一说宋佳,行吗?”王政委说:“其实,你应当知道我今天来的目的。”

????“说吧。你需要我告诉你什么?”赖小梅问道。

????王政委没有想到赖小梅今天是如此的爽快,他问道:“谭能之死,有人怀疑是被人害死的,你听说过吗?”

????“听说过。我自已也怀疑他是被人害死的。”赖小梅答道。

????‘是被谁害死的?’王政委问道:“你可知道什么事情?”

????“是被宋佳害死的。”赖小梅答道。

????王政委有些激动,他习惯性的用手从口袋里摸出烟,抽出一支,放在嘴上,用嘴叼着,但并不点火,却吸了一口。他在等赖小梅说下去。

????但赖小梅说到这里却打住了,而是问道:‘你想抽烟就抽吧。’

????“你怎么知道谭能是被宋佳害死的?”王政委盯着赖小梅问道。

????“除了她没有别人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赖小梅答道。

????‘你可有证据?’王政委问道。

????“没有。”赖小梅回答。

????她这回答把王政委又丢进谜团中去了。

????“唉。难道谭能案就这样了进入历史了?”王政委说:“作为谭能的一个同事,作为公安干警,我们无法为谭能的死弄得清楚明白,真是愧对这肩膀上的国徽啊。”王政委说:“难道你相信谭能是自杀的?我不相信。”

????赖小梅看了一眼王政委并没有接过话。

????“据我的判断,谭能一定是被人害死的,而且这个人就是宋佳。但是我手里没有证据。我只是听说谭能死前曾经被人带出过看守所,但是戴着手铐和脚镣出来的,还在一家宾馆里住了一个晚上。据说有人给谭能送去了两名妓女,后来这两名妓女也曾去市公安局报过案。但此事不了了之了。或许再也找不到这个有力的证据了。”王政委失望的吸了一口烟。

????“我也知道谭能死前出过看守所的。”赖小梅说道。

????‘你怎么知道?’王政委问道。

????“他当晚给我打过电话,叫我要把他儿子带好。这是他的唯一血脉了。”赖小梅说道。

????‘你可有什么录音?’王政委问道。

????“当时没有录音,我也不知道这会是最后一次通话。”赖小梅答道:‘但第二天,谭能就死了。我就留了一个心眼。我到移动公司把电话的通话记录打出来了,还让移动公司盖了章的。另外,那个手机我也保留了下来,上面有来电显示的。’

????“能给我看看吗?”王政委激动的站了起来,脑袋撞以灯泡上,把灯泡撞得四处晃,他急忙偏过头去,用手接住灯泡。

????“可以。我保存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今天。”赖小梅说道:“不过,今天我只能给你复印件。你可以拿这个复印件到移动公司里去查。”说完,赖小梅上了二楼,把一份复印件递给王政委。

????王政委接过复印件一看,见上面有一个电话被赖小梅用红笔重重的勾了出来。他一看这个电话,就兴奋的说:“这是一家宾馆的电话。这足以证明当天谭能是出过看守所的。看样子那两个红尘女人没有说谎话啊。”

????“你怎么一眼就看出来了。”赖小梅问道。

????“这家宾馆啊,是最好的一家,我那个时候经常帮领导订房间,所以这个号码我特别的熟悉。”王政委说:“看样子,老天有眼啊。谭能是否自杀还是他杀的事情,总算可以昭告天下了。”

????“谢谢你。”王政委激动的握着赖小梅的手说道:“你做了一件好事啊。”

????“难道这样就可以了?”赖小梅问道。

????“当然不是。这只是天边露了一丝缝,不过,有了这个缝,天就亮了。”王政委说完,起身就走了。

????赖小梅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她的魂魄好象出窍了,只是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