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醉人的霓虹(六)-留守村长的艳福 亚博国际游戏个人中心 ,亚搏体育官网电脑客户端,yabo88app下载

留守村长的艳福

6.醉人的霓虹(六)

张侃侃2017-5-24 23:29:34Ctrl+D 收藏本站

????[第2章?? 醉人的霓虹]

????第6节??醉人的霓虹(六)

????第二天,谭所长先带宋佳去时装店买了几套时装,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真是有道理,宋佳穿上这个时装,从试衣间里走出来时,谭所长真的不敢相认了。

????那个服务员对着谭所长说:“先生,你爱人真是漂亮,我从来没有见过穿这套衣服是如此得体的。”

????“真是好看,好看。”谭所长见宋佳前凸后翘,特别是那双长腿,配上一双名牌高跟鞋,使她看起来如鹤一般高傲挺拨。一种高级白领的地气场立即散发开来,那种美,使人在酷热的夏天吃了冰西瓜一样,特别的舒爽。

????谭所长付了款,招呼宋佳上了车,他朝前面的银行开了过去,并从银行里取了二万块钱,用一个麻布纸信封包好,交给宋佳后,直奔县委机关大楼而去。

????车并没有开进县委机关,在离县委大门口对面二下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那里正好有一个茶馆,谭所长和宋佳先进到茶馆。

????谭所长要了一杯西湖龙井,宋佳要了一杯加糖的菊花茶。在等茶的时候谭所长声色凝重的对宋佳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成,以后仕途当一马平川,如果不成,机会没有了,我以后了照顾不了你了。”

????“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你说通朱德金,这个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宋佳说。

????“那我就先感谢你啊。如果成,咱们以后相互帮忙,只要我到了局里我就会想方设法把你调到局里。”

????“这可是你说的啊。”宋佳说:“到时可别不记得。”

????茶一会就上来了。谭所长和宋佳喝了一会,聊了一会儿。谭所长看了看手表说:“现在是九点半,朱应当上班了。”说罢,他看了宋佳一眼。

????宋佳当然明白其中的意思,她起身往外走,就在转身下楼梯的时候,宋佳向谭所长挥了挥手,作了一个飞吻的手势。

????因为临窗,谭所长看见宋佳出了茶馆进了县委的大门。

????还是那个书生模样的男人把宋佳领到朱德金的办公室,不过,这次他没有忘记给宋佳倒茶了,照着上次的样,他给宋佳沏了一杯西湖龙井茶,然后就悄悄的退了出去,把门关上。

????朱德金还是象第一次宋佳来见他时的那个样,他斜靠在那椅子上,两手扶着把手,带着金丝眼镜,两眼正直直地望着天花板,好象在思考什么问题似的。

????“朱主任,朱主任。”宋佳小声的喊道。可是朱德金好象没有听见。于是宋佳慢慢地走近朱德金,用手敲了一下桌子,提高声音喊道:“主任,你忙啊。”

????朱德全把脑袋放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宋佳,或许是宋佳的形象变化太大了,他并没有一下子认出来。朱德全一愣:“你是哪个?找我有什么事?”

????“你就忘记我了,朱主任,我是陈小勤的老婆啊。”

????朱德金定睛一望,他似乎不相信自已的眼睛,眼前这个女的跟以前那个农村妇女有什么关联。他仔细的看了看,直到他看见宋佳低领下面左边乳沟上有一颗痣,他才想起来。

????“哦,是你啊,小宋佳。三日不见都不认识了啊。”

????“怎么,找我有事情。”

????“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来找你就是要你帮忙的。”

????“帮什么忙,只要我帮得上的我都乐意帮你。”朱德金慢慢地看清了宋佳,他想起来了,曾经和宋佳去过金星大酒店。

????“你怎么好象变了个人似的,啊,皮肤变得更白了,脸蛋也丰满了,更漂亮了,啊……,这个是怎么弄的。”朱德金有些语无伦次,口里好象有了口水似的。

????宋佳起到朱德金的座椅俯旁边,把一条腿靠在扶手上,半只庇股坐在扶手上,并慢慢地把朱德金的一只手从扶手上挤了下去。一股女人的香味一下子把朱德金陶醉了。他朝宋佳看了看,说:“你坐下来,有事就慢慢说。”

????“在这里说恐怕是不方便吧。”

????“哪里说方便?你说,我们马上就去。”

????“我还是想到金星大酒店去。”

????“哦,我马上打电话让秘书准备车。”

????一会儿,秘书来电说车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停在大楼门口。

????朱德金和宋佳一起下楼坐上车,因为秘书告知了司机,所以他俩一上车,司机就开动了汽车朝金星大酒店奔去。

????车出了县委大门,宋佳见谭所长的车还停在茶馆前面,她抬头向上望了一眼,果然见到谭所长坐在窗前,也朝自已望了过来。那种眼神,好象是在求援,好象又有点别的东西在里面。

????车一下子就到了金星大酒店,朱德金照样让车开回县委。

????他们俩很径直朝电梯走去,摁开了电梯,上了十八楼,开了房门。

????朱德金在沙发上坐下,问:“宋佳说倒底有什么事?非要到这里来说。”

????宋佳并不答话,只是把外套脱了下来,然后把裙子脱了下来,又把文胸和内裤也脱了下来,一个玉一般的**站在朱德金面前,高耸的**仿佛是永远无法征服的珠穆朗玛峰,下面是平坦的腹部,腹部下面是一片浓黑茂密的草原,那里有一条小河,长年细水长流。

????朱德金见到宋佳全部脱得光光的,他突然想起了儿时听过的一个黄色的段子:一条河深又长,一年四季水不断,不见老牛来喝水,只见和尚来洗头。

????或许朱德金被宋佳这样的气势所吓倒了,他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只是默默地注意着宋佳的一举一动,他觉得宋佳的动作有些反常。

????“你有事就说事,如果我帮得上忙,我就帮,帮不上忙的话,就请你把衣服穿起来。”朱德金说:“我这个人是讲原则的,从不占别人的小便宜。”

????宋佳见这个老色鬼不动声色。她走了过去,坐在朱德金的身边,身体斜靠在朱德金的身上,对着朱德金的耳朵说:“只要你愿意帮,你肯定能帮得上忙。”那种声音轻柔得让朱德金混身发痒。说罢,宋佳轻轻地咬住朱德金的耳朵,舔着,并把舌头伸进耳孔里轻轻的撩拨着。

????朱德金的身体颤动起来。宋佳把手伸到朱德金的裤档里,用手托着朱德金的两只蛋,用食指和中指轻轻的拨弄着,如会计拨算盘一样。一会儿,宋佳感觉朱德金慢慢感觉热了起来,他觉得脸上发烫,身上发热了。

????朱德全说:“你快说事,要不我就走了。”

????“要不,我们做完了再说。”

????“不行,如果我帮不上忙,把你白干了,你会恨我的。这是我的做人原则。”朱德金说。

????“那好,我告诉你吧。”宋佳说:“县公安局不是有一个局长要退休了吗?”

????“这个,你怎么会知道。”朱德金看着宋佳,十分的迷惑和不解。

????“这个跟你有关系吗?”朱德金问道。

????“当然有,你还记得那个谭所长吗?”宋佳说。

????“哦,就是上次那个……,记得,我还骂过他呢。”朱德金想起来了。

????“你不会是为他而来吧。”朱德金完全迷糊了。

????“是的,我今天就是为了他来求你的。”宋佳说。

????“他们局里是有一位副局长要退休了,谭也是个候选人。不过,还有二个候选人,这二个候选人也是比较有实力的。”朱德金说:“再说,那个姓谭的好象名声不太好。我这里都收到好几份有关于他的举报信。”

????“现在当官的哪个人庇眼里没有粪啊。”宋佳说:“只要你不把举报信的事说出来,谁会知道呢。”

????“可我只有建议权啊,他的提拨并不归我直管。”朱德金说的也是实话。

????“你可以帮他活动活动,说说好话,这个不违反原则吧,对你来说也不算是一件很难办的事,在相关领导面前多说点他的好话,讲点别人的坏话,这是举手之劳的事情,这样的事难道你做不了吗?”宋佳反问道。

????“这个是没有问题,我也可以打电话给他们局长说,但是能起多大作用我就不知道了。”朱德金说:“现在任命公安局这样的重要单位的领导一般都是书记签字同意。”

????“你不是和李书记很熟吗?你在他面前多说说谭的好话,肯定能起到作用。”

????“要不这样,你让谭写几封关于其它候选人的举报信邮寄给我,到时我去找他们局长和县委书记说说,估计这样才能起到作用。”朱德金说。

????“就是吗?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宋佳觉得时候差不多了,于是把身体凑了过去。

????事毕,朱德金再三跟宋佳说那个举报信的事情,并把其它二位候选人的名字告诉了宋佳,宋佳怕忘记,于是拿了一张旧报纸,扯下一个角,用铅笔写好放在衣服里。

????下楼后,宋佳与朱德金说她还有事,不再坐车回县委去了,于是朱德金就坐车回去了。宋佳则不紧不慢的找了一家银行,把钱存了进去。

????走出银行,她慢慢地沿着街道向谭所在的茶馆走去。路上,她觉得世界很美好,人来人往。

????因为县城并不是很大,很快宋佳就到了茶馆,她慢慢地走上二楼,见谭所长仍然在喝茶,于是坐下。

????“怎么样?”谭所长关切的问。

????“他答应去找相关的领导说,但是他还让我告诉你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要你马上去做。”宋佳说。

????“什么事情?”

????“就是写几封其他二个候选人的举报信,并寄给朱德金。”

????“可我不知道还有谁是候选人。”

????“我知道。”宋佳说:“要不要我告诉你。”

????“你当真知道。”谭所长有些不相信。

????“真的,我知道。”宋佳从衣袋里拿出一张纸,把它交给谭所长说:“就是这两个。”

????谭所长把纸展开一看,说:“真是强有力的对手。不过,这次他们死定了。”

????“还得要感谢你啊。”谭所长说:“想不到你帮我大忙了。你是我的恩人。”

????宋佳说:“现在我觉得我们是一体的,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好我马上安排这事情。呵呵。”谭所长说:“你今天就不用上班了,你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到时把发票给我就行了。”

????说罢,谭所长下了楼,开了车就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